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璎 > 酸爽输球引发的“国殇”:法国媒体如何吐得一口好嘈

酸爽输球引发的“国殇”:法国媒体如何吐得一口好嘈

“今天的失利是真的一下子让我脑袋空白了3秒。比失望还纠结的空虚感洒了一整个新闻编辑室。”

C是法新社的资深大记者,上世纪80年代开始执笔各种杯。今晚加时赛的失利在他看来本应算是家常便饭了,赢球和输球的稿子都提前准备好了,最终二选一罢了。

开赛前的一天,还看他在自己的FACEBOOK上各种玩儿文字游戏,像是启动了文字游戏的宇宙,要把所有的魔法都孤注一掷在这一篇“法国队赢了”的头条上。

这个周日的午夜,法语媒体的朋友圈儿大多都踩在同一个key上:

如何各种姿势正确揭开蓝军的伤疤,在主场殊死搏斗到最后那一刻却还是把所有的狂欢高潮送给了水果牙。

尽管,各种表达,风情万种,

《费加罗报》的M小姐:“手中的意式浓缩换成了本该湿身的1664,香槟看来只能等下周Annette小女儿满月拿出来喝了。”

《解放报》的J哥:“不过也好,反倒是变成一个很正常的新闻主题,就像工作日的sex,满足一下,让疲惫把自己带入梦乡。”

这个周一,无论是给法国队扶桑还是宣告葡萄牙夺冠,法国媒体的头版头条,花花绿绿的,总流露出这么一种感觉:

酸  ~~~~ 爽~~~~~~~

(图为:7月11日《解放报?头版。大写的标题:文字双关 - “像蓝军一样”=如此忧愁)

右派:主编们给这场决赛出了个成绩单 ,勉强及格与不及格之间的徘徊

学者型公知Christophe Barbier(红围巾大叔,主编):50分(法国计分制:10分,满分20分)

“给这场比赛打个分,难:因为,最好的球队输了,而真正的王者却又没上场。
       差评:葡萄牙的消极对抗。论打破节奏,浪费时间,刺激伤员,那他们(葡萄牙队员们)真是欧洲之王。”

其实也不惊讶,毕竟,巴黎高师为首的拉丁区精英打分向来严格。

倒是全法听写大赛的老司机Bernard Pivot(社论主笔)相对更保守些:

及格(法国计分制:12分,满分20分)

“失去C罗的葡萄牙队击败了失去Griezmann,Giroud和Payet的法国队。
       差评(le flop):自从打赢德国队以后就笼罩了整个蓝军阵营的过度自信。”

左派:《解放报》一声叹息,丛林法则是最终的判官

记者语气凝重地,用雨果的行文,重新描述了法国队失之交臂的机会,和葡萄牙队员夹缝中生存的艰辛。

“蓝军之前就像脱缰的野马尽情在赛场上撒欢。一场可怕的碾压瞄准了弱小的对手。(...)18岁的Renato Sanchez,失了魂的Adrien Silva,树懒一般慢吞吞的William Carvalho。”

如果说“达尔文主义的碾压”(le pressing darwiniste)是整篇头条阐述蓝军输得光荣的正面宣导,那么左派之于右派,对于这场比赛的立场差异就存在于葡萄牙队无上的“集体主义精神”。(国内朋友显然不会陌生吧?)

“虽然很快就被球星C罗的退场而削弱,但是坚不可摧的葡式集体主义最终还是抵挡住了蓝军的进攻。”

(已哭,是法国媒体写的,没乱入)

主流媒体:求一个法国高级黑赛前与赛后的心理阴影面积

《世界报》周一的社论聚焦在了欧盟前主席巴罗佐被高盛雇佣了的反欧言论 上。只字不提另法国人黯然神伤的决赛,只用一幅Plantu的漫画 ,让你我想象法兰西淡淡的忧伤。

赛前

赛后

《查理周刊》:输球也得怪总统

这本因血色枪击案而备受国人关注的言论性周刊在官网上po了一幅漫画,标题叫做“奥朗德,你个败家子儿”

输就输吧,还把这屎盆子抠总统头上,也是率性得可以。

时尚圈:让那法葡之吻,擦去蓝军失利的记忆

法文版《名利场》转载了《观察家报》记者Fanny Lesbros的官微,捕捉到了在万人挤成肉酱的铁塔下,《罗密欧与朱丽叶》莎翁情史般戏剧性的一幕。

真爱至上。再法国不过了。

总而言之:

就是不认怂!

还记得以前上新闻社论撰写课的时候,《世界报》的政治记者有过这么经典的法式表述:

文化,是法国的最高统治权。因为,只有面对文化类事件的时候,我们(法国)记者永远不会让自己的国家低头。

当然,生活还是照过,法新社的C大哥说,编辑室现在沉浸在一片准备去休假或者已经去休假的欢乐祥和之中。

欧洲杯结束了,法国一年一度全国人民不工作的暑假,气氛也更加浓郁了。

Happy Summer!

推荐 16